BBC最新纪录片讲述伦敦的拆迁矛盾

正文

(纪录片 《我们住的房子》(The Estate We're In)剧照。)

 

住在伦敦市西亨顿区(West Hendon)社会住宅(Social Housing)中的居民,已经被建筑工地的灰尘和噪音环绕了18个月。纪录片导演罗伯逊(Fran Robertson)也在这一带出没了1年多,他的纪录片《我们住的房子》(The Estate We're In)3月15日刚在BBC播出,讲述的正是发生在西亨顿区的拆迁矛盾。

 

由于政府计划重建1960年代修筑的社会住宅,西亨顿区近年将陆续拆除为低收入家庭提供的680套房子,并在原址兴建超过2000套现代公寓。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这片估值1200万英镑的土地,却只以3英镑的价格卖给了开发商邦瑞(Barratt)。而邦瑞仅预留了12.5%的可负担住房(Affordable Housing)来安置拆迁户,远少于所需房屋数目。

 

邦瑞提供的可负担住房包括售价17.5万英镑的2居室和11.5万英镑的1居室。可在第一期工程受影响的36户中,只有3户有能力购买。老住户本以为能获得许诺中「同等条件」的新住宅,却发现旧房折价后,只能换购新公寓的一部分。由于强制购买令,他们要幺选择一套面积小得多的共用产权房(shared ownership),要幺搬离居住了一生的社区。为此,有的人不得不变卖「购房权」(right to buy)政策下购置的原住宅。(编者注:「共用产权」指人们可以购买部分产权,之后逐渐增加购买的产权,对于房产中没有购买的部分产权,通过交租的形式来使用。「购房权」政策指的是,符合程序和条件的情况下,租户可用折扣价购买租住的社会住宅。)

 

当地政府既未对接近无偿出售土地作出合理解释,又未说明为什幺可负担住房的数量会削减。保守党议会领袖 Richard Cornelius 声称,「(议会)没有可用于房屋的公共开支,而这(私人开发商介入)是解决问题的一个办法。」当地居民 Jasmin Parsons 则表示,「自从兴建社会住宅以来,从没有人可以佔这幺大的便宜。」

 

「我们提出的各种建议和问题,不是被否定,就是被视为笑柄或被无视,或者得到一堆谎言。我们已经被利用殆尽,伤痕累累。」反政府拆迁的居民代表Jasmin Parsons表示。

 

纪录片《我们住的房子》关注的正是发生在这个社区的故事。导演罗伯逊从2015年1月开始拍摄,他原本计划从不同视角呈现整个重建工程,但无论当地议会、开发商邦瑞还是大都会房屋协会(Metropolitan Housing Association)都不想被拍摄。一位邦瑞员工还告诉罗伯逊,如果他与摄制团队说话,可能会被解僱。 

 

一方面,当地议员 Matthew Offor 在 BBC 的节目中将西亨顿区称为典型的「贫民窟」(Sink Estates),并称这是警察建议「夜间不要前往的地方」;另一方面,导演罗伯逊发现,大多数当地居民都将西亨顿区视为一个乌托邦式的地方。他形容自己见到人们如何协助老年人购物、照顾邻居的小孩、帮助残疾和身体不适的邻居,「对于低收入人群来说,这种相互扶助是难以计价的,因此当他们被迫离开这个社区时,他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他们的房子。」

 

与西亨顿区社会住宅相隔几公里的卡姆登区(Camden)社会住宅,则呈现出另一番景象。 

 

卡姆登区社区投资项目计划修建3000栋新房屋,其中半数作为社会福利房,半数面向私人市场出售,用后者的盈利来补贴重建开支。由于整个计划不经私人建筑商,加上巧妙的交叉补贴,拆迁住户换到的是4房的联排别墅和2房的複式楼。参与该项目的建筑师 Paul Karakusevic 表示,「当你削减20%的开发商利润,就会多出20%的利润投资在社会资本而非股东资本上。」

 

卡姆登区的工党议会领袖 Sarah Hayward 认为,「让居民理解有哪些选项以及他们能如何参与其中至关重要」。当地政府不仅组织了烧烤会、魔术表演等娱乐活动,还提供课程帮助居民了解建筑方案,亲身体验複杂的规划过程,甚至还会组织去比利时工厂挑选墻砖的旅行。

 

社会住宅重建是英国首相卡梅伦(David Cameron)任内「社会改革」的重要部分。今年1月卡梅伦曾表示,要对100个战后修建的已沦为「贫民窟」的房屋进行改造,对其中一部分增加设施,对另一部分拆毁重建。引入私人开发商后,部分房屋将作为可负担住房售卖给拆迁户,部分将在市场上售卖,用于补贴重建费用。

 

然而,房屋委员会副主席、伦敦市议员 Darren Johnson 表示,目前的房屋重建规划将削减7326套社会租房和1389套可负担住房,「我们在大规模地失去社会住宅,甚至失去不被计算在社会住宅结构内的可负担房屋」。

 

卡梅伦否认社会住宅重建意味着更少的社会住宅房源,他希望看到情况朝出现更多可负担住房的方向变化。不过,批评者们并不这幺认为。

 

房屋慈善团体 Shelter 的首席执行长 Campbell Robb 表示,这一计划「不能替代这个国家数百万人迫切需要的真正的可负担住房」。他呼吁政府确保每个被拆迁的家庭都能得到「同等条件」的安置。

 

房地产研究公司 Hometrack 的研究主管 Richard Donnell 则认为,「这项计划是否有效取决于这些地产的位置」。在伦敦市区,重建计划可能通过销售私人楼宇得到「交叉补贴」,但在伦敦市外,很难吸引到私人楼宇的购买者。

 

本文获端传媒授权转载

 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:

最近发表
内容甄选